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鑄造《自然》:150年的歷史中,7位男主編做了些什么?
062020.03

鑄造《自然》:150年的歷史中,7位男主編做了些什么?

作者:張月紅 來源:“知識分子”公眾號發布時間:2020-03-06
前面的幾句話:

這篇書評結筆是2019年歲未。本想在這“難過”的鼠年正月里宅家再讀一遍原版,悟出一些新的認知,但與國人相同,心神不定的我硬是舉書讀不進……恰好出正月,期刊群里突然一陣“激”動,像從疫情的陰霾里射進了一束曙光似的,紛紛轉發這“久違的工作”文件”即2020二部委破除“SCI至上”破除“唯論文” 樹立正確的評價導向的文件。畢竟做了近40年的學術期刊編輯,閱文后,雖人微言輕,還是想以辦刊人視角,談幾點看法:

SCI確是一個科學引文索引工具,其1975年發布初衷是幫助圖書館選購那些有影響力的出版物。如當年《自然》的首個IF排位109,而1980年前升到49,而同時的《科學》分別居4856位。ISI選刊一直很嚴,尤其是近年已將科研誠信作為一票否決的評估標準。這些年,不僅在中國,科技與出版,及與科技相關的的企業每年6月底都會關注它的JCR發布,這也許就是它的品牌效應或話語權。這些年,不僅中國,將這個品牌工具運用的有過之而不及也是有目共睹而被詬病。

但我想問,我們是否可以理解剛出臺的二部委文件就是當下的科研評估指南體系參考標準?若是,有三點可否討論:

1. 是否將該文發至各高??蒲袌F隊廣泛討論,或以調查表形式征求意見后再發文?

2. 文件中指“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國內科技期刊參照中國科技期刊卓越行動計劃入選期刊目錄確定”,對此個人認為欠妥,這豈不是“國內SCl”目錄圈定嗎?難道未入選期刊五年之內就無緣國際影響力嗎?再則,作為評審人,個人認為這次入選期刊的評選標準也有欠妥之處,如以影響因子作為相當比例的定量分制約,對有些技術類,創新期刊有失偏頗,再則也不排除一些欠公平的關系分. 如此,是否這一條太過絕對?

3. 學術期刊的主體是研究人員,可否將科研人員作為期刊主(副)編與編委及學科編輯的貢獻加入評估體系?今年第六屆世界科研誠信大會的香港準則中提到“重視其它對負責任科研行為及學術活動有貢獻的活動”。

總之,客觀地講,現在的學術評估體系需要提倡研究人員與機構需要使用高質量的、誠信公開的、可以驗證的數據源來促進科學的創新發展。

如此,這本巜鑄造自然》的確值得回味。

 

撰文 | 張月紅(浙大學報英文版前總編)

責編 | 董賦好

 

“戀書”的感覺

1869年至2019年,150年的《自然》(Nature)獨立之行。

2019年的最后一周,晝夜顛倒的北美之行中, 我時時心心念念的卻是“自然”下一章“走”到了哪里,一頁不落地讀了重慶大學出版社2018年出版的《鑄造自然:頂級科學雜志的演化歷程》。這本書譯自美國作者梅林達·鮑德溫(Melinda Boldwin)博士在2015年撰寫的 “Making NaturalThe History of a Scientific Journal”。

說實話,我許多年沒有這種“戀書”的感覺了,挺好。

其實,11月末在網上搜索到2015年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原著的第一章時,我便急不可耐地電郵梅林達,想獲得她的授權譯成中文,以饗國內同行,一起領略“卓越”學術期刊的內涵。24小時內我收到了她來自波士頓的熱情復函:“該書已有中文版,快給我地址,馬上郵寄你一本。”我喜出望外地告訴她:一周內將到訪哈佛大學醫學院一個3D打印實驗室。若能省了國際郵費,又很快讀到母語版本,該是多么愜意?

而我在閱讀時也發現,中文版基本忠實地詮釋了作者的原意,讀起來很有溫度。

誰對此書感興趣?

本書的作者梅林達·鮑德溫不僅是一位科學歷史學家、哈佛大學講師,先后獲得劍橋大學歷史與哲學碩士學位、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同時她還是雜志《今日物理》的高級編輯。雙重身份使她以獨特的視角,在《自然》雜志的首部傳記中梳理了它的歷史軌跡——從1869年創立到當前在線出版和開放獲取的辯論,著實豐富且客觀地描繪了一幅“印刷傳播如何影響科學共同體”的生動畫卷。

1445年之前,歐洲的書籍均為手抄本, 自德國的古登堡發明活字印刷機,1456年歐洲第一本德文的《古登堡圣經》印刷出版,至17世紀世界上第一本科學期刊(見圖11665年出版的首卷《哲學會刊》)的面世),到19世紀,現代史上科學期刊的出版已成為 “代表、認證和記錄科學知識的學術機構”,《自然》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

一方面,發展中的《自然》儼然已成為科學出版的國際基準。另一方面,150年來,《自然》在科學界聲名鶴起的過程,也是一部微縮的科技現代發展史,如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歐內斯特·盧瑟福(Ernest Rutherford)和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及年輕一代的科學家沃森和克里克  Watson and Crick)等,在《自然》上發表了許多顛覆歷史的科學發現,其中包括DNA結構、中子的發現、哺乳動物的首次克隆、人類基因組與板塊構造等。

 

1665年英國皇家學會創辦的《哲學會刊》是世界第一本科學期刊。20191216日筆者拍攝于美國亨延頓圖書博物館)

 

作者鮑德溫撰書的初衷不僅是面向科技界的讀者,也想吸引、編輯、記者,及對科學傳媒感興趣的人。所以她在引言中的這段話值得當下學術期刊的主編(總編)及每一位編輯與媒體人去嚼味——

“傳播科學并非易事。它需要特殊的技能,具有很高的意識,責任感和一定程度的熱情。這需要深刻地考慮什么是科學?以及允許誰提出科學知識的主張?”

緣于一個辦刊人的好奇心,我的確被這本書激蕩,但若要對洋洋灑灑309頁的原版內容和415頁的譯書《鑄造自然》做出畫龍點睛的提點,實感力不從心。本書最吸引我的是150年的《自然》史中的7位總編輯:諾曼·洛克耶爵士、理查德·格雷戈里爵士、A. J. V.蓋爾、L. J. F. 布林布爾、大衛·戴維斯、約翰·馬多克斯爵士、菲利普·坎貝爾。這7位總編輯均為男性,他們個性迥異,但皆鹍鵬得志,在《自然》施展了抱負、才華,并以各自的方式成就了獨立特行、不拘一格的卓越《自然》。這可能是本書一大看點。

男總編們對《自然》的引領

首先,請參閱我補充過的表1(掌舵《自然》的總編輯)和表2 (《自然》1869創刊號與2019年末期的欄目內容比較),并結合其書目,讓我們遐想,在150年的歲月中,性格與背景迥異的男總編們在平均執掌《自然》20多年里都做了什么?《自然》的出版欄目從創刊號到2019年末有多大的變化?這些欄目為什么能緊緊地吸引讀者與科學投稿人的興趣?以這樣的視角看《自然》,似乎更具鮮活的歷史感和趣味性。

下面我有意識把7位男總編的編號(見表1)糅合在《鑄造自然》的目錄中,便于我們在《自然》歷史變革時找到他們的身影,解讀他們在當時的國際事務與科學真理的發布中所倡導的科學共同體的價值觀及對科學期刊的出版所建立的標準。

《鑄造自然》書目與章節提要

本書目錄基本依時間順序呈現了大量史料,以重大國際事件及總編更替劃分了8個章節,含引言與結論共有10個部分。每一部分筆者加的提要都很有看點,幫助我們理解總編如何把《自然》引領到卓越,也讓我們了解《自然》的作者對科學共同體的認知標準與貢獻。

0. 引言:誰是科學家(Who is scientist)? (1#-7#總編輯)

提要:投身于科學真理的探索是科學人的文化與道德標準?!蹲匀弧窓z驗科學人的標準不僅是他是否努力探索,而且要看他是否致力于原創性研究?是否為科學做了貢獻?《自然》的投稿人努力將科學樹立為一種排外的、要求苛刻的工作,其中只有少數具有獻身精神的人方能獲得的專門知識,而不是一項歡迎各類專家和外行的普通的智力活動。

1. 讀者的變遷(Natures Shifting Audience, 1869-1875) (1# 總編輯)

提要:天文學家洛克耶在麥克米倫公司的贊助下創建《自然》,從初為受教育的普通大眾辦“科學雜志”的愿望,后將發布科學信息的權利還給了科學工作者。

2. 投稿人與英國科學衛士的改變(Natures Contributors and the

Changing of Britains Scientific Guard, 1872-1895)(1# 總編輯)

提要:19世紀最后幾十年,年輕一代科學家趨于《自然》為首選平臺,探討當時最重要的科學問題,使其成為英國科學人士必讀的雜志。

3. 《自然》對科學人的界定(Defining the Man of Science in Nature)(1# -2# 總編輯)

提要:講述了19世紀末與20世紀初“科學人”的身份問題,及那時英國科學工作者所表現出忠于科學的精神。從對《自然》第2#總編格雷戈里的選擇的猶豫不決,顯示了雜志的讀者和投稿人對一名真正科學工作者的要求與標準。因格雷戈里當時不是英國皇家學會的會員,也不是一名科學工作者,做《自然》的總編是否合適?但格雷戈里最終確立了他在科學界的地位,1933年被選為會員。

4. 科學國際主義與科學民族主義(Scientific Internationalism and Scientific Nationalism)(1#-2#

提要:講述了20世紀初科學出版與科學國際化的關系。“致編輯的信”被確立為完整科學論文成文之前的發布最新爆炸性科學研究發現的最快渠道。雜志快速出版放射科學領域的新發現,吸引了一批外國科學家投稿,其中以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盧瑟福等尤為突出。但《自然》仍固守英國血統,發文多以國內的科學發展與事宜為主。

5. 兩次大戰之間的政治與學術自由(Nature, Interwar Politics, and

Intellectual Freedom)(2#總編輯)

提要:講述了一戰前后,《自然》的編輯與投稿人的態度發生的變化,從之前譴責英國政府支持科學發展落后于德國,轉變為大力宣揚英國是一個極其尊重學術自由的國家。即使在戰后,英國也沒有再對德國和其他國家表示仰慕之情。“致編輯的信”欄目外國投稿量的增加,雜志作為最新科學發現的平臺具有廣泛的國際影響。

6.“幾乎無人管理”:布林布爾與蓋爾領導下的《自然》(“It Almost Came Out on Its Own:Nature under L. J. F. Brimble and A. J. V. Gale)(3#-4#

提要:介紹了雜志名氣較小的兩位總編 (3#-4#)。他們帶領《自然》度過了艱難的戰爭歲月,并出版了一些最著名的文章,其中包括板塊構造理論,及1953年的DNA結構的論文。但兩位只采納少數知名科學家的建議來取舍稿件也致名聲不好。以此可以審視20世紀中期同行評議的狀況。但也發現即使一本科學雜志所有文章都無同行評審,《自然》的名譽也未必受損。

7.《自然》,冷戰以及美國的崛起(Nature, the Cold War, and the Rise of the United States)(5#-6#

提要:在60-70年代,《自然》來了兩位有改革創新的總編輯。馬克多斯上任后馬上從出版模式、投稿程序、通信風格改到新聞欄目。由于過于激進,7年后被趕下總編大位。戴維斯繼任后建立了嚴格同行評議制度,堅持“文章的發表并不意味著學術界的認可,提醒內容值得審視,及更加謹慎的重復實驗來完成”。在兩位領導下,《自然》從一家英國刊物變成了“帶有英國風格”的國際刊物。

8. “雜亂無序的出版物”:20世紀80年代《自然》與科學的自我監控

(”Disorderly Publication: Nature and Scientific Self- Policing in the 1980s)(6#

提要:講述了被趕下臺的馬克多斯總編二度引領《自然》(1980-1995)時所經歷的不同尋常的兩場大辯論,其目的是為了保證科學研究公信度。他堅持科學期刊應該對科學的發展有自己的看法,并有意識地將《自然》樹立為科學期刊的捍衛者。

結論 (Conclusion)(6#-7#

要點:馬克多斯提出“期刊能影響科學嗎?期刊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來預防科學欺詐。

7位總編堅信《自然》不只是在塑造科學研究,也要成為研究者定義科學概念的場所。

20多年來,《自然》與電子出版的崛起;開發權限VS盈利出版商;《自然》與科學期刊的未來一直縈繞著執手總編的腦海里,并踐行著他們的理解與理念。

科學期刊的定位

我們經常將科學期刊定位為 “知識的容器”,但鮑德溫認為“世界卓越的期刊之一,《自然》絕不是消極的容器工具,“而是辯論和發展科學規則的地方。在《自然》的網頁上,科學家定義了科學的意義:專業化,同行評議,科學和國際主義,以及科學在公共領域中的作用?!蹲匀弧酚米约?span lang="EN-US">150年的歷史證明了現代科學出版中創造科學中的關鍵作用。” 作者還說 “《自然》是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學雜志。該雜志從19世紀60年代創立至今已有150年的歷史。從維多利亞時期一個不太成功的科普雜志,轉變為現代科學出版物的國際標桿,《自然》雜志的這一歷史演變是科學史上最重要的故事之一,它見證了19世紀以來科學領域的幾乎所有重大突破。”

 

1 掌舵《自然》的總編輯 

從表中 “掌舵人的引領特點”我們可以感受150年里《自然》的主編們是如何讓一本原本面向大眾的科學周刊做成了科學家心里的世界權威學術期刊。

 

2《自然》1869創刊與2019年末欄目內容比較

從表2看出,150年來,《自然》自始至今注重吸引廣泛的科學讀者群,以匯集重要的科學論文為主線,同時開辟“新聞和觀點”等信息板塊,能進一步闡述《自然》發表的論文并提供相關背景信息。這些因素對科研群體產生了吸引力,讓他們愿意投稿,關注每周科技信息。

 

10年《自然》與《科學》的影響因子變化

 

兩刊同在JCR“多學科綜合庫“(MULTIDISCIPLINARY SCIENCES)”中。10期間(2009- 2018),《自然》一直居該庫中的第一位,但是我們注意到其IF10年間逐步從34 升至43, 保持了每年8.59%的增速, 并非跳躍式增長,這值得我們思考。

 

最后,還想點到補充在表1里的斯基普女士?!蹲匀弧吩谒?span lang="EN-US">150年之際的確迎來了第一位女掌舵人。這位新上任的遺傳學出身的女總編在接受《知識分子》采訪曾表示:“女性在科學領域的代表還是不足的,而且任何職場中都一定程度地存在這個現象。”并表示 “我們都有責任在科學或在其他職業領域支持女性,讓女性嶄露頭角,支持她們并為她們提供可效仿的榜樣。

此時,我也突然頓悟,這位新掌舵人最近對《自然》的幾句解讀,正是本書的提要:1.《自然》的編輯起初都是有多年科研經驗的研究者,之后才成為期刊的編輯;2.《自然》150周年的核心使命就是服務和支持科研群體,而且與科學共同體同發展共需求,這是成功的關鍵;3.一本成功的雜志必須是獨立的。為期刊制定清晰嚴格的原則政策必須公正透明。論及《自然》今后的使命她直言道:“預測未來是一個棘手的事情,但我們可以預期新的(學術出版)方式會出現”。

結束語

英國的《自然》,早已世界卓越的《自然》。筆者之所以沖動地寫這個讀后感,就是想與我的同行們分享《自然》150年經營的的辦刊理念,期待中國的學術期刊,尤其是已經拿到政府資助的各類基金項目,中國學術期刊卓越行動計劃的辦刊機構與辦刊人,努力思考科學期刊的角色與目的,真正把中國期刊辦成科學共同體公認的世界 “卓越” 期刊。我認為這個目標不僅需要時日的沉淀,更需要一批具有學術共同體價值觀的期刊主編(總編),及編輯們前衛的意識引領、創新誠信的實踐,絕不是一個影響因子獨能體現的。當然《自然》的影響因子在近十年(2009-2019)中還是上了一個10位數(見表3)。

一己之見,多指正。

福建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